搜索
沂水网 沂水论坛 精彩网文 秋夏碎片_碎片
查看: 103|回复: 1
go

秋夏碎片_碎片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21 12:47 |显示全部帖子

                                       
                                                          站在马路边,夏呆呆地看着对面五楼的秋的房间。那里,他曾经出入过无数次。他熟悉那里的每一个角落,而秋也曾说,只要闭上眼睛,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似乎有他。
  但我不希望这样!秋随后又说。
  夏当时并没有在乎秋后面补充的那句,他只沉醉在秋前面说的那句。
  转眼,已好几年过去了。突然有一天,夏听到有人谈起:秋结婚了。夏第一反应是那不可能!因为在夏刚开始和秋交往的时候,夏就问过秋:你怎么不找女朋友?秋说他不喜欢。夏还记得那时秋也问夏这个问题,夏说,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夏说完这句话的时候,
又...来利空了
秋并没有反对的意思,夏心中涌现了许多甜蜜。而且从此,他们刚开始不久的关系,似乎又进了一步。
  他结婚了,应该是真的不想再见我了。夏这么想。
  拿着手机,夏想给秋发短信。他输入:你是因为不想再见我了才结婚的吗?
  曾经,在与秋在一起的时候,夏就常常会给秋发短信。夏似乎一直思念着秋,有无数话想对秋说。只要秋有回复,夏会一直一直地发下去。最多的时候,账单显示他一个月短信发了六百多条。
  拿着手机,夏看着刚输入的短信,慢慢把它删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秋不再像当初那样回夏的短信了。如果回复,永远是回夏说的两三件事的最后一件,而且常常把意思说得模棱两可。于是,夏开始小心地编辑发给秋的短信,许多事,只是说给他听,并不需要秋回复什么。比如:终于可以下班了,今天好累。或者:那边商城在放一部新电影,听说很好看。这样,每当发给秋的短信如石沉大海般音信全无时,夏的内心也会感觉好过些。有时,如果非常希望秋能回复自己时,他总是小心地编写着文字,尽量在内容上只表现一件事,尽量让秋回复时,只用“是”、“好”或者“不是”、“不好”就可以。
  “你结婚怎么不叫我啊?”
  看着刚输入的这几个字,又过了会,夏又把它删掉了。
  初见秋,是大学第一年的那个秋天,秋穿着牛仔裤和白衬衣,一手插裤袋一手拿着几本书,背着夕阳,远远地从草坪那边向他这里走来。斜阳在他
低吸长安汽车
身后打出一轮光圈,再在他身前拉出一道长长的身影,如同天上下来的王子,高贵而又神圣。夏看呆了,一动不动。应该是秋也发现了他。秋后来说,那天你站在夕阳下,任风吹拂,像一座美丽的雕塑。
  秋在经过夏身边时,对他笑了笑,夏这才回过神来,有点慌乱地也对秋笑了笑。
  夏有点近视,但他不喜欢戴眼镜,因此,每当他想仔细地看一样东西的时候,总会微微眯一下眼睛。夏每次笑的时候,同样也会微微眯一下眼睛。秋说,夏那天对他笑得特别清纯,就像圣洁的天使。
  夏拿着手机,一字一字地输入:其实,我一直依然爱你!
  夏输完这几个字,眼中不禁闪出些泪光。他抬头看着五楼秋家的窗口,他相信秋一定还住在那里,因为透过阳
面如瓜铁,目若朗星
台,他能看到贴在窗玻璃上的喜字。
  曾经,他和秋一起趴在阳台
北国骤雨至,情绪退潮期
的栏杆上,看着马路上人来人往,秋说:别看我们现在这样,以后,总有一天会不在一起的。到时候你责怪我,我埋怨你,唉,真的没意思。
  不会的,我肯定不会!夏紧紧地抓着秋的手臂,紧张地说。夏知道秋说的是真的,但夏不愿相信。夏说我爱你,你做什么我都接受,不会怪你。秋转过头白了夏一眼
有两件事,值得重视!
,没说什么。夏不知道秋白他一眼是什么意思,是责怪他的无
尾盘恐慌性杀跌,冰点来临,明日再恐慌如何应对?
知,还是责怪他对秋的不信任?夏不知道,也不好问。常常,他觉得秋说的话做的事,如同天上的云,不好琢磨。
  慢慢地,夏还是把那刚输进去的几个字删去了。
  夕阳愈斜,夜意渐浓。路边的梧桐树,只放出一片阴影,再也投射不出斑斓的光影。
  那年,秋在外地实习,夏也在准备最后的学业。已有半年多没见秋了,每次问询秋的情
有没有像我一样,虽自知是高手,却不愿推荐股票的?
况,秋总是随意地回应几个字,要么就干脆没有任何消息。班花一次又一次地逼问夏的最后意思,而夏不管怎样解释班花又都不相信,夏只能一次又一次地狼狈逃避。夏多么希望那时秋能在他身边,好让自己觉得所做的一切都有意义。
  突然在一天夜里,夏手机响起,是秋发来的一条短信:看楼下。
  秋很少会主动发
”三藏道:“悟能,凭你怎么处治?”八戒道:“此间又不藏风,又不避冷,若依老猪,只该顺着路,往西且行
短信给他。
  夏扑到窗口,向楼下看。楼下什么都没有。夏赶忙回短信:没有啊?
  等了有一会,楼下依然什么都没有,手机也没有回应。夏又发了一条:是你吗?
  过一会,手机回复
咸鱼翻身了。。。(满仓持股第83个交易日)
:看楼下。
  夏又仔细地看着楼下,依旧什么都没有,只有香樟树在月光下摇曳。夏跑出寝室,跑出宿舍大楼,偶尔有几个人经过,秋并没有出现。夏漫无
”袭人宝玉等还要留着众人.李纨宝钗等都说:“夜太深了不象, 这已是破格了
目的的寻找着,最后来到当初他们常来的那座假山上。坐在山石上,夏给秋打电话:你在哪儿?你回来了吗?我为什找不到你啊?电话那头笑了:我逗你玩呢。
  电话落地,夏泣不成声。
  那夜月色残白。
  “我还能再见你吗?”
  夏在手机上又输了这几个字。对此,秋只要回复是或者不是。夏早已习惯了对秋的用语。夏这次没停多久,把短信发了出去。
  秋实习回来后,他们又见过几次。每次在一起的时候,双方都像似没事一样,和好如初。但是从来都是夏约秋,秋不会约夏。再后来,秋总是有许多理由不再出来,却又从不明确拒绝。只是偶尔有其他人在一起的时候,夏才见过秋几次,而那种场合的见面,夏必须做得跟常人一样,连多看一眼都不敢,怕这样会给秋带来伤害。夏常常想,常常想:你干脆明明白白地告诉我,我们从此不再往来,也好断了我的思念。但秋从来没有这样对夏明确地说过。夏也从来没有这样明确地问。夏怕听到秋说:是的。
  手机一阵震动。夏抬手一看,是秋的回复。
  秋回复:傻瓜
  夏忍了好久的泪终于落下。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21 12:47 |显示全部帖子
无语了。。。。。。

沂水网 http://www.cnzdhw.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