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沂水网 沂水论坛 大杂烩 大学往事_往事大学
查看: 137|回复: 1
go

大学往事_往事大学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2-19 10:53 |显示全部帖子
我大学在一个工科学校读计算机。
  我们系女生共18位,6个班一个班分到三位。
  其中有一位大砍省的鹤立鸡群,就叫她Z吧。说句不好听的,学计算机的萌妹子平均水平大家知道的,我们系第二漂亮的姑娘只能叫相貌平平;而Z差不多有文科系
我昨天焦虑、害怕、无助的原因找到了
系花的水准,个子高,皮肤白,五官端正。她为什么学计算机我也不知道。她是一班的,我们是五班,我对她了解的很少。
  俗话说得好,军训时男生最大的爱好与心理慰藉就是看女生了。
  军训最后一周的周日早上,男生们的早谈会,话题当然是系里最漂亮的姑娘。
  毫无疑问就是她,除了有两个爱抬扛的说:我觉得还是XXX更有气质。
  大家开始聊她的细节。
  福建小哥说:她的脚踝特别漂亮。
  山东小哥说:我觉得她皮肤好白啊。
  北京小哥说:瞧你们那出息只敢在这YY,给我三个月,搞到手给大伙儿看看。
  这时候,一个江苏小哥打着赤膊领着水壶回来。Z来我们男生寝室大厅了!
  这时候一大群打赤膊的汉子从床上跳了下来,涌去门口。
  只看见Z与B哥在男寝一楼大厅深情对视,拥抱。
  男生们回来后语气变得低沉。
  “我艹渴死了,热水还有吗”
  “不早了我去自习室预习一下”
  “妈的,今天空气真差”
  
  我大学与B哥做了一年室友,就是大三一年,大一大二他在另一个寝室,大四他已经完全不住宿舍了。
  
”平儿听了有理,便去找粉,只不见粉.宝玉忙走至妆台前,将一个宣窑瓷盒揭开,里面盛着一排十根玉簪花棒,拈了一根递与平儿.又笑向他道:“这不是铅粉,这是紫茉莉花种,研碎了兑上香料制的
B哥是这样一个人。
  B哥是新疆的回族人,不信教,不忌口。
  B哥是官二代,B哥的妈是副厅公务员,每次来北京都会来寝室看望B哥,给大家带一些新疆的特产。
  系里还有个哥们与B哥同为新疆人,但是那哥们来自另一个少数民族,具体哪个我忘了。两人很投缘当然这也是应该的。
  B哥相貌平平,183,很大,毛发浓密,与他基本同身高的北京小哥,在他面前总觉得弱了几个数量级。
  B哥天性豁达,成绩一般。人缘很好,是系里学生会干部。
  B哥在大一上学期
形态逃顶之圆弧顶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
  圣诞还是啥,班长提议咱们班与学校里女生多的经管系一个班联谊,当时B的脸就羞红了。他本来脸就很红,一羞涩整个红脸包公似的。
  “联谊不好吧,大家都还是学生。”
  
  B哥大一下学期跟Z分手了。
  原因是Z的高中同学(据说有段情),来北京玩,Z带他在北京玩了一个下午。仅仅一个下午。
  一直对B哥热潮冷讽的G哥就说:“完犊子了,肯定被绿了”
  B哥在宿舍里大醉,开始发了酒疯。
  短信里写着:“我们之间纯洁的爱情受到了玷污,再也无法破镜重圆”。
  女方非常不情愿地分了手。
  
  B哥的人设在我心里崩是从大二下学期开始的。
  崩是在 年级第一的 Y哥口中得知的。
  Y哥说起来起码在大二时可以说专业反B哥一百年。
  Y哥的故事也非常有趣。我在大一军训时,大家在各玩各的时候一个小哥突然摸了我的膝盖。
  “你多少分考进来的啊?”
  我不解,回答了他。
  Y哥说,我XXX。
  我说哥们咋不去清华啊。
  Y哥笑而不语地去摸下一个男生的膝盖了。
  Y哥虽然并非我班的,但寝室在我寝室旁边,还是能混个面熟
”说毕又叮咛了一回,方起身要走,因看见周瑞家的,便想起一事来,因说道:“可是还有一句话问奶奶,这周嫂子的儿子犯了什么不是, 撵了他不用?"凤姐儿听了,笑道:“正是我要告诉你媳妇,事情多也忘了.赖嫂子回去说给你老头子,两府里不许收留他小子,叫他各人去罢
。虽然他常年全系第一,但原则上存在感不强,是个典型的不修边幅的GEEK。
  Y哥最搞笑的事情是大二下学期。
  我在街上走路遇到Y哥。
  Y哥看着我突然眼睛一瞪停住了。
  我一愣也停住了。
  他从兜里掏出翻盖手机,看了一下瞪大眼睛跟我说:
  “我女朋友来短信让我去新主楼接她。我得赶紧过去。”
  然后就匆匆忙忙地往新主楼走了。
  我不解地挠头,因为我跟Y哥一直都不算熟,顿了一分钟也没想明白什么意思。回到寝室后,全寝室的人都在聊这件事。
  “Y哥好像找了个对象?
  啥样的?
  不知道,好像是B哥介绍的。
  妈的咋不介绍给我介绍给一班的,长得咋样啊?
  没看到。。。。”
  其实,Y哥
  一直是男生嘲笑的对象。
  嘲笑他小家子气,嘲笑他爱显摆。
  
  我想说的是Y哥在大二把B哥的面罩全部撕毁了。
  Y哥在大二,私下里经常说B哥从大一开始乱玩女人。
  说他夜不归宿,夜夜   。
  说他玩高中生玩初中生玩兄弟院校的女大学生玩北语的留学生玩电视台的女主
须臾又送滚茶乳饼,又抬出炭火,俱到厢房,师徒们叙坐
播玩从荷兰来北京卖衣服的大姐。
  消息逐渐传开了。
  Y哥甚至还与辅导员说:“B哥这种靠加分与少数民族进来的渣滓,根本没有资格来我校”
  Y哥称 B哥考试十场舞弊九场。
  B哥装不下去了,B哥脸皮再厚也没办法再在听到 “与经管系联谊吧”羞得跟红脸关公似的,B哥生气了。
  B哥与Y哥一个晚上进行了友好的讨论。
  讨论结果就是如上的Y哥有了女友。
  Y哥的女友并不是个吃素的灯,Y哥的人生第一个挫折就来自这个B哥调教过的炮友。乃至于旁观者的我说不上B哥把这个炮友介绍给明显形象不般配的Y哥是好意还是坏心眼。
  我以前表达不出来这种微妙的感觉,不明白那时候的友好的讨论发生了什么,只感到“满是性饥渴的读书人的羡慕嫉妒恨,辛酸与卑微。”
  
  大三B哥与我一个寝室。
  B哥已经没什么要装的了,无纯可装。
  Y哥的爆料从男生到女生,从本系到外系。
  B哥遇到女生会露出微妙而尴尬的笑。
  B哥只敢玩校外的妹子了。
  B哥经常给同寝的人看他的猎物的私处。
  B哥津津乐道不同年龄段女人的玩法。
  B哥。。。。算了,反正没啥要装的了。
  这个时候值得注意的是刚才一直说到的Z。
  消息传到Z耳里。
  Z崩了。
  大一时说Z的脚踝很漂亮的福建小哥有次偷偷地跟我说:
  “B哥有点狠,把人给毁了。
  啥叫把人毁了?
  看看Z现在的样子,现在是个男生长得好看点,Z都可以跟对方做。”
  Z得了宫颈炎。向B哥要钱,说自己特别痒,想自杀。
  我为什么知道,因为B哥在寝室里大声抱怨,如同大一时抱怨Z背弃了他的爱情般:“宫颈炎是因为不洁性生活,最近Z又不止跟我一个人做过,怎么能只怪我一个。”
  最后还是凑了一千块钱给Z,Y哥也默默地给了Z将近五千生活费,Y哥并不富裕。
  还好,病控制了,Z毕业了。
  Z回哈尔滨找到人接盘了。这是后话。
  我后来才明白Y哥为啥大二拼了命也要举报B哥了。
  B哥分手后还以爱情与Z心里的愧疚感为由把Z当随叫随到的炮友。
  Y哥与Z一个班,多少对那个高挑开朗的Z抱有好意,而对B哥恨之入骨吧。
  但我倾向于认为Y哥在Z崩后也没有成为过Z的炮友。
  
  我一直在心里是嘲笑Y哥爱显摆的,是最卑微的。因为他跪舔般讨好自己的女友。
  后来才知道这个爱显摆的Y哥确实是男生里最了不起的一个。
  系里。。没有男生指责过B哥,除了他。
  因为一旦有人谈到B不好,其他人仿佛就像早就排练过台词似的反诘:
  “你是羡慕嫉妒恨吧?“
  ”管好你自己。“
  ”羡慕就自己撸啊”
  Y哥勇敢地把羡慕嫉妒恨的屌丝的帽子背在了头上。
  可勇敢的Y哥到底发生了什么,被B哥的炮友收服了就不得而知了。
  或许这就是读书人吧。
  不过他是学霸,去美国名校读研了,想必也是人生赢家。
  
  B哥毕业的时候特别长情,与几乎所有同学都喝过酒。
  酒桌上福建小哥试探性地问了问:
  “B哥,大学几年玩了多少女人啊?”
  B哥得意地说:“两百个左右吧”
  B哥毕业后回了新疆。
  最近一次,六年后的同学聚会上,B哥已经是正处级公务员。
  有了个新习惯,说话爱拍桌子,拍的桌子上杯子乒乓作响。
      大盘调整到位的标志。入手厌看青骨瘦,下山轻带白云还。宛然如混沌,仿佛似飞尘。我眼中这个市场的4类参与者水平高低的阶段分类:。加速“去美国化”,华为中兴通知供应链放慢出货、重新设计。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2-19 10:53 |显示全部帖子
顶!不能让这帖子沉了

沂水网 http://www.cnzdhw.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